壮志云霄(三)‧副机师责任重‧助机长安全飞

壮志云霄(三)‧副机师责任重‧助机长安全飞飞机上永远都会有着两名核心人物,一是机长,另一是副机师(亦称副驾驶)。副机师是航机内拥有第二指挥权的人,权力仅次于机长。一般上,操纵飞机的只有一人――机长。惟当机长出现状况或失去操纵飞机的能力时,重担就会落在副机师身上,这副机师必须有能力安全地操纵飞机完成航程。副机师可细分为初级和高级,职级虽比机长低,但资历不一定比机长浅。飞行中抛开个人情绪张翰轩的伯父是一名空军,当伯父着上军装执行任务时,看在小小的张翰轩眼里,显得神圣且神秘,再加上自己爱玩车子,所以飞行员这条艰难的路,他毫不犹豫地就跨了进去。“驾飞机和驾车子的刺激是完全不同的,记得我将执行第一次飞行前,当晚就失眠了,实在是太兴奋了。”但兴奋过后,很快就进入追求安全的不同阶段,他说,如何把飞行做到最安全最完美,是每一个专业飞行员追求的理想。影响生活会习惯确认门上锁“飞行10年,作为一名飞行员,我认为上了飞机后,最艰难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得把个人情绪全抛下。我很高兴,我很努力做到了这点,坦白说,这也是飞行员失去的一点。”就比如,几年前,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,他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,告之住院的奶奶病重,可能撑不过那天了,要他马上赶回去。当下,他只犹豫了一会儿,就决定继续飞行。他说,内心其实有很大的挣扎,也很自责,但他深信,奶奶会体谅他的。“在我决心踩进飞行这行业,已明了有得必有失,我肩上背负沉重的任务,我绝对不能因为我一人,而造成所有乘客的不便。”他说,幸好,奶奶最终熬过这一关,不至于造成他终生的遗憾。学习从比较宏观的角度看事件,他说,这是优秀的飞行员应该具备的能力。“这样的能力,也深深影响了我们的生活。比如,出门前会习惯性地一再确认门是否已上锁。很多人都说飞行员怎幺看上去都一脸平淡,事实上的确是如此,飞行工作每天都得面临许多的考验,很自然的,做任何事我们都会作充份的思考,日久即养成这种处之泰然的能力。”副机师要比机长更清醒按理说飞行员都是严肃紧绷的,但眼前的副机师安阳,却是让人大跌眼镜的一个。外表孩子气、一脸阳光般笑容的他,说起话来却总是一针见血,锐利得很。这位资历只有4年的安阳,听说近期将升上机长,果然是名不虚传,极具任机长的潜质。陪同学来却阴差阳错考上“我不爱把事情複杂化,任何事情越简单就越好,把多余的事情全部干掉,处理起来就更简单利落,这就是我个人的行事作风。”安阳会当飞行员纯粹是偶然。他说,如果不是挨义气答应了同学,他压根儿不会踏上这一行。“结果,很搞笑的,同学最终没去成,而我却阴差阳错地考上了。”安阳幽默地拍拍肩说:“没法啊,既来之则安之,反正自己也没任何的方向,就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了。”他最终也到了澳洲去进修读飞行课程。他说,不同国家和不同的航空公司对飞行员都有着不同的标準要求。中国航空最侧重的是飞行员在技术能力这一点上。当了4年的副机师,安阳幽默地说:“所谓的副机师就是,机长糊涂的时候,你不可以糊涂;机长不清醒的时候,你要比任何人都还要清醒。”虽然机长才是最高的指挥官,但安阳说,事实上,一架飞机上,机长和副机师,缺一不可。机长副机师合为一体“任何一个决定都须经过机长和副机师和谐的交流,才能达到最完整的共识和判断。”副机师就像是机长的一双左右臂,没了副机师,机长也无法尽情地发挥所长。古语有说:牡丹虽好,也要绿叶扶持。一部影片,主角也要有绿叶的陪衬。飞行是个团队的工作,大家都了解自己应扮演的角色,而机长与副机师基本上也是合为一体的,谁少了谁都无法起飞。“如果副机师认为机长的思考模式出了问题,他可以立刻提醒机长,进行良好的交流。如何取得最好最有效的交流,我认为这也是副机师应该努力学习的。”他说,作为一名飞行员,要考虑的事情很多,但如果能在三方面都做好了,其余的就不再是问题。“如果你能对自己、飞机和团队作好一个很好的交流,这样就非常好了。”他说,飞机会给你很多的讯息,飞行员也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和感觉来判断。安阳说,这份工作的特质就是可到处去看世界。如果不以为苦,那幺,能够飞上青天,以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,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。情况危急心不能急“我并没有掌握乘客的性命,我只控制了自己的,当我控制好了自己,很自然地我就控制了大家。”这句话让人啼笑皆非,但又无法不认同,这就是安阳,一个坦率又很有原则的人。他说,当一名飞行员最高难度的地方,就是随时都得保持一颗平常心,不管情况如何危急,不管你内心有多大的冲击。“我曾也是很急躁的人,爱恨鲜明,喜怒哀乐都会直接写在我脸上。但偏偏,这是飞行员最大的禁忌。现在的我已经学会把情绪都放在心上。我们永远都记住,不急,肯定没错,急了,肯定出错。”保持一颗平常心,这也是安阳常提醒自己的,所以,他的处事方式就是,把事情都简单化,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了。适当时机当调解人安阳说,如果飞机误点引起乘客不满又或客舱有人闹事,常常,飞行员也要出面摆平。“飞行员亲自出来解说的话,往往会更具说服力。那是因为,乘客心理上会感觉受到尊重,而且飞行员能更具体说明状况,也更能安抚乘客不安的心。”他说,一般上,机长和副机师都会轮流执行这任务。当他能够与乘客获得最圆满的沟通,当他完成承诺,把所有的乘客安全送抵每一个目的地时,这就是安阳4年来最有满足感的地方了。煞掣系统故障停飞10年来,张翰轩经历过不少突发情况,飞行生活的确称得上相当精彩。去年,他和机长就曾作出停止起飞的艰难和重大决定。“事件发生在清晨,之前发现煞掣系统显示出鬆开的讯息,我和机长马上进行紧急商讨。我们面临很为难的考验,故障的地方是不可能处理好的,选择起飞的话,那故障将随机直至落地,但必须确保落地的机场跑道具备充足的长度。”再三考虑后,他和机长获得了共识:停止起飞。所有乘客都得在那儿住上一晚,隔天才能起飞。“所幸发现得早,但这决定引来很多乘客的埋怨,我们真是有苦自己知,这决定也会造成公司很大的损失,但请相信,飞行员的确为所有人的安全作出很多的努力,安全保障绝对是我们的首要坚持。”贵阳之旅遇风切变又有一回,是发生在贵阳的机场。他说,贵阳机场周围都是山,地势地点比较特殊的。“在即将落地的时候,距离300米左右时,忽然遇上风切变,情况非常恶劣危急,当时的燃油是充足的,因此机长决定复飞。”他说,顺风后,保持一定姿态再复飞的时候,却又遇上燃油告急,别无他法之下,只好选择到备降机场落地。“每一次飞行,各种各样的情况都在考验着我们,但我们心理上已经作好了充份的準备,作为一名副机师,我们的任务就是儘量配合机长,在他的帮助下共同学习,以达到安全保障为先的核心理念。”副机师安阳年龄:27岁出生:中国湖南公司:中国南方航空资历:4年你知道吗?甚幺是复飞?由于机场障碍或飞机本身发生故障(一般是起落架放不下来),以及其他不宜降落的条件存在时,飞机终止着陆重新拉起转入爬升的过程,称为复飞。飞机在着陆前有一个决断高度,在飞机下降到这一高度时,仍不具备着陆条件时,就应加大油门复飞,然后再次进行着陆,这一过程同起飞、着陆的全过程是一样的,必须经过一转弯、二转弯、三转弯、四转弯,然后对準跑道延长线再次着陆。如果着陆条件仍不具备,则应飞到备用机场降落或被迫着陆。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11.10.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