壮志豪情二二八:1947年嘉义的起义与玉碎

「嘉义岂无英雄豪杰,假如有真正勇敢的人,要站出来!我们一起去烧市长官邸!」嘉义喷水池前,一名年轻人对着激动的嘉义市民如此说。

壮志豪情二二八:1947年嘉义的起义与玉碎

1947年2月27日,一起查缉私菸引起的枪击事件,点燃了全岛累积已久的怒火。68年后的今日,回顾那年的3月,我们只依稀记得这是场族群间的冲突、台湾人被屠杀的恐怖事件。但回顾那段历史,我们会发现台湾人在面临中国军队的扫射时,不只是转身逃跑,有相当多的人拿起武器、挺身而出,勇敢的抵抗。

当台北的缉菸事件发生后,嘉义起初仅有零星冲突。3月2日,在嘉义火车站前的喷水池,群众在街头激情的演说与讨论。军队的蛮横无理、生活条件的不稳定与政治无能与腐败令人愤慨,情绪激昂的市民成群地前往市长官邸起事,随后事件演变成激烈的冲突。

外省警察与官员急于避难,顿时局势陷入混乱。许多关心地方事务的人士组成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,设法维持当地的秩序。当时市长与国民党军队驻守在红毛埤第19军械库以及水上飞机场,市内则有东门町军营,这股强大的兵力随时可能展开镇压。另一方面,地方的流氓也开始组织起来接收武器,欲趁火打劫。动荡的局势,市民的安全正陷入危境。。

处委会决议以参与过对日战争的陈复志担任司令,透过电台向全台号召民众组成志愿军,以维持秩序。自海外归来的台籍日本兵与男学生组成民兵队、女学生与妇女则负责伙食与后勤事务,地方上有财力的人也送来许多物资。人们各自贡献自己的专长,其中不乏从台中、云林、台南驰援的青年,一同成立了防卫本部。民兵为了阻止军队镇压对市民造成的死伤,对各军队住扎点展开攻击,并接收市政府,军方则对市区砲击,同时撤往红毛埤。

强悍的民兵与高度武装的军队对峙不下,各有死伤。处委会便联络邹族的汤守仁,商请吴凤乡的原住民下山支援。这些高山部队曾参加太平洋战争,拥有实战经验。3月7日,高山部队先在市区维持秩序,后转往红毛埤与中学生部队联合围攻。被困的军队尝试突围,再度发生激战,最后民兵成功攻下军械库,守军也放火焚烧物资并全面退至机场。

此时,虽然民兵看似站在军事上的优势,但实际上处委会并未有武装革命的决心,自事件发生,持续派人前往军队谈判,希望能和平解决冲突。军队同时也与行政长官公署求援,取得空运粮食与弹药的应允之外,陈仪计画以「以民众领导民众克服民众」,安排嘉义地方仕绅刘传能与处委会展开谈判。

军方在暗中累积弹药之时,一边假意进行和谈,但实际上打着反攻市区的诡计。看似顺利的谈判进度,让处委会对和平停战有不切实际的信心,这与陈复志认为应维持军事行动、一举歼灭军队的想法发生冲突,造成了决策中心的分裂。

3月8日,基隆港出现数艘船只,尚未靠岸就以机枪开火。蒋介石派遣的援军抵达基隆,展开惨烈的屠杀。但处委会显然昧于时势,而高山部队及部分民兵队又在误信局势可和平落幕,退回山中或解散。此时与军队谈判的筹码减少许多。民兵于3月10日展开最后一次攻击,但仍无取得成效,队伍逐渐解散。

死亡的援军终于踏上了嘉义,解除守军之围,但嘉义市民的灾难正要开始。处委会已知悉基隆大屠杀,仍试图做出最后的努力,组成了八人和平代表团前往谈判。有恃无恐的军队用枪口迎接使者,以尖锐的铁丝一一綑绑。其中四位被押至嘉义火车站前,未经审判就地枪杀。我们熟识的画家陈澄波,就在喷水池前曝尸数日。杀鸡儆猴之外、也带着浓厚的复仇意味。

此刻局势逆转了,军队逐渐取得优势。市长安心的随军队一同回到市区,但是进城的似乎更像是土匪。士兵持枪喝令在市府前欢迎军队的仕绅列队,逐一洗劫他们的财物,并入室随意抢劫,甚至为了分赃而大打出手。

当援军正在恣意抢杀,宪兵队以整齐的队伍入城。这并非军纪甚严,而是他们已有猎杀民意代表、处委会委员、以及青年学生领袖的任务在身。宪兵队首先锁定的嘉义中学作为扫蕩的目标,因为学生们都聚集在此,且当初军队就是在嘉中山脚下被击退。士兵们无不怀着复仇的心理,準备歼灭他们,一雪耻辱。

宪兵队发动了闪电攻击,没遭遇多大的抵抗就完全控制校园。学生们尚来不及反应,就倒卧在血泊中。士兵逐一检查,将所有的仍有喘息者给枪毙。紧接着,宪兵连连长李士荣带领部队,準备进攻嘉义民兵最大的据点──嘉义电台。

台北发生缉菸血案的时候,消息并不是透过报纸或电报传送到全台,实际上是广播发挥了最大的效力。台北与高雄的战斗消息、召募志愿军、以及激励人心的歌曲都是透过这座电波强劲的电台对外放送的。虽然嘉义民兵人数较国民党军队多,但武装并不具全,许多人使用手枪、手榴弹、甚至是武士刀与传统的「竹竿接菜刀」,但电台的民军都配有步枪,甚至有轻机枪,弹药充足,加上部分成员为台籍日本兵,宪兵队十分谨慎应战。

探路的士兵被民兵察觉,顿时枪声大作。双方激烈交战,武力佔上风的宪兵队也有数十位士兵阵亡。民军被迫撤至广播室,宪兵的攻势受阻。突然间,年轻的民军两人一组,发动万岁冲锋(バンザイ突撃),企图以手榴弹与宪兵同归于尽。抱着必死决心的勇士,无奈无法突破密集的火网,胸膛鲜血涌出,一一倒下。一颗手榴弹爆炸,但距离过远并未造成伤亡。民兵壮烈的牺牲,也无法逆转穷途末路的局势。

接下来的故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。军队开始搜捕可疑分子,在未经司法审判即就地枪决。驾着军车的士兵随意扫射,谈笑自如,以子弹伺候所见之人。许多学生被集体屠杀之后,军队还以卡车将尸体堆在喷水池前示众,这种死亡的展演重现了封建时代的残酷。不只是嘉义,整个台湾陷入了野蛮与暴力的漩涡,万劫不复。

综观台湾史,我们会发现反抗统治者的起义,是400年来这块土地的重要事件。1895年乙未战争,台湾人组织义民军、尝试建立民主国来抵抗日军接管;1947年二二八,台湾人组成部队来维持秩序、反抗蒋介石集团的统治;2014年佔领立法院,台湾人自发性的发起公民运动,试图阻止国民党的卖台计谋。

这些历史事件同样都以统治者的报复结尾:日军的屠杀、蒋军的清算、与台北地检署的起诉。即使如此,不同时代的台湾人,在家乡与同胞遭遇劫难之时,都选择挺身而出、保卫乡里,与统治者对抗。每个时代也都会有人嘲笑这些人,以微薄的力量与强大的统治者对抗,无疑是自寻死路。但这种见义勇为、无私无我的「傻劲」,正是台湾人一脉相传的反抗精神。

国民党政权不只将先人的生命给抹煞,连他们的存在的痕迹也一并清除,仅在课本留下由血泪熔铸而成的词彙──二二八事件,再以族群冲突、历史悲剧包装,试着让人们淡忘这些受难者的面容与军人狰狞的面貌。

越是如此,我们更要努力的记得二二八。不是为了恐惧,是为了延续见义勇为的勇气。不是为了悲悯,是为了纪念令人动容的无私奉献。更不是为了仇恨,是为了推动尚未落实的转型正义。

有段故事我漏了说。在嘉义电台激战,宪兵击倒了自杀攻击的民兵后,枪声暂歇。宪兵持枪缓步向前侦查,正当李连长认为暴民应该全数歼灭之时,挂在墙上的扬声器突然爆出巨大的声响,一段日语广播放送出来:

「台湾的同胞!嘉义一战,最终玉碎!台湾600万岛民,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!现在,预祝台湾人成功!」

一声巨响从广播室传出,顿时烟硝瀰漫,民兵以手榴弹集体自尽了。这群最后的反抗者,在面临强大的军队攻击,壮烈的「玉碎」了。

这段话仍在68年后的台湾人心中流传着。

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!现在,预祝台湾人成功!

壮志豪情二二八:1947年嘉义的起义与玉碎